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不要忘记那歌声琴声_军事频道_东方资讯

2020-09-19 03:55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车万里 “有一个道理不用讲,战士就该上战场,是虎就该山中走,是龙就该闹海洋。”(《战士就该上战

车万里

“有一个道理不用讲,战士就该上战场,是虎就该山中走,是龙就该闹海洋。”(《战士就该上战场》)“不能打仗,国家要咱干什么。不打胜仗,人民养咱干什么。这个道理简单又深刻,这个道理当兵的记心窝。”(《就为打胜仗》)“当年万绿丛中我只一点红,未来战争我们能撑起一片天。大山深处有我们长剑发射连,遨游太空有我们神女宇航员。新时代的女兵走上主战位,英姿飒爽迈向最前沿。”(《新时代女兵》)……从那高亢豪迈、气魄雄健的旋律中,我们听到了新时代革命军人的铮铮誓言,感受到一个个热血青年强劲的心灵搏动。正如军旅艺术家阎肃所说:“我们也有风花雪月,但那风是‘铁马秋风’、花是‘战地黄花’、雪是‘楼船夜雪’、月是‘边关冷月’。”

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。保和平,卫祖国,就是保家乡……”70年前,这首歌的词作者麻扶摇还是一位连指导员。他所在的部队已开赴鸭绿江边集结待命,全连官兵纷纷请战,誓言“打败美国野心狼”。麻扶摇深为战士的昂扬斗志和爱国情怀所震撼,趴在被窝里连夜赶写了一首诗。这首诗被作为全连出征誓词的导言,后被团《群力报》和师《骨干报》刊登在显著位置,此后便不胫而走,在志愿军中流传开来。1950年11月,新华社随军记者陈伯坚在前线采访时发现了这首诗,在撰写战地通讯《记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几个战士的谈话》时引用此诗,发表在11月26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上。时任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的作曲家周巍峙看到这首诗后,灵感迸发,仅用半个小时就谱好曲,发表后迅速在全国和朝鲜战场传唱,被称为“投在朝鲜战场上的‘精神原子弹’”。

唱歌是情感的流露、精神的体现、志趣的写照。抗日战争时期的延安,是一个令无数进步青年向往的圣地,也是“歌的河流,歌的海洋”。作家吴伯箫曾对延安的歌声作过精彩描述:“延安唱歌,成为一种风气。部队里唱歌,学校里唱歌,工厂、农村、机关里也唱歌。每逢开会,各路队伍都是踏着歌走来,踏着歌回去……每次唱歌,都有唱有和,互相鼓舞着唱,互相竞赛着唱。有时简直形成歌的河流,歌的海洋。”一批批热血青年唱着“向前、向前、向前”“风在吼,马在叫”,奔赴抗日战争的最前线。

贝多芬说过:“音乐应当使人类的精神爆出火花。”我军自创建以来,始终高度重视发挥军旅歌曲的重要作用,以文化人,以歌励志,让官兵的“精神爆出火花”。那昂扬向上的精神、铿锵有力的旋律、豪迈奔放的曲调,伴随着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,也成为每一个当过兵的人难以忘怀的记忆。

一位老将军说,军歌是军人的有声形象,一首军歌就是一段辉煌军史。抗战烽火中诞生的《大刀进行曲》,北方青纱帐里唱响的《太行山上》,解放战争的钢铁洪流中创作的《解放区的天》……一首首军旅歌曲,以其激越壮美的旋律和独的审美价值,耸立在中华民族精神的制高点。

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原本是1935年故事影片《风云儿女》的主题歌。这部作品诞生后在祖国大地上被广为传唱,成为挽救民族危亡的时代最强音。郭沫若称赞这首进行曲:“闻其声者,莫不油然而兴爱国之思,庄然而宏志士之气,毅然而同趣于共同之鹄的。”这是聂耳用音符发出的中国人民同仇敌忾、团结御敌的呐喊。聂耳说:“我不是为了作曲而作曲,我真正站在痛苦的人民中间,我想喊出他们的愤怒和要求。”一位东北抗联老战士回忆说,香港三司十三局高清图图片,有一次,仗打得眼看就难以支持了,大家唱起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敌人居然愣住了,我们重新鼓起勇气,最终突围成功。

开国上将萧华曾说,我们回首长征历史,不要忘记那枪声炮声,更不要忘记那歌声琴声。如果说武器装备是军队的骨头和肌肉,那么,文化则是军队的灵魂。嘹亮的军歌里有血性胆气,有家国大义,有不屈的精神,有胜战的密码。读懂了那些人民子弟兵盈于耳、荡于心的军歌,自然能够把脉一支军队的精神、文化和灵魂,能够理解什么是军人心目中的“强军之声”和“风花雪月”。

Power by DedeCms